A-医生

吴邪中心向;天雷其他cp

落叶

连续打了几天游戏的黎簇担心自己猝死在房间里,便打算在附近走走。

他停在马路旁,等待着绿灯。

前方倏然飘过几片金黄的碎影,他揉了揉眼睛,看着有些失真的前方。

绿灯亮了,行人们都往前走,黎簇有些疑惑的向前加快脚步,那几片金黄的落叶却不见了身影。

到了对面,只看见有家正在装修的店子。有些失望的他正准备离开,眼前却忽然又闪现了金黄。原来是店子里装修撒下的金黄火花,像极了秋日里的落叶。火花跳落在店子的四周,全都消失不见。

黎簇楞在原处,过了很久才慢慢离开。




错觉。

你好骚啊(沙雕文学蛤蛤蛤)

黎簇最近被明白王洪世贤给毒害了,整天脑子里面想着如果对吴邪说“你好骚啊”会是什么反应。跃跃欲试的他在吴邪到家后清了清嗓子。太着迷于吴邪会有什么反应,却没有发现吴邪周围的低气压。

吴邪最近心情很不好,因为胖子最近被洪什么贤给毒害了,被“你好骚啊”洗脑,配上BGM《回村的诱惑》,吓得隔壁大妈的公鸡也不下蛋了。
被骂了整整两天后,胖子居然妥协了,不再循环音乐。结果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吴邪。

吴邪在洗碗,胖子:“吴邪你好骚啊”,吴邪“??🙄”
吴邪在喂鸡*,胖子:“你好骚啊”,吴邪:“滚。”
吴邪在收咸菜,胖子:“你好骚啊”吴邪“...”
...

吴邪:“啊啊啊啊啊啊!!”暴揍胖子行不通,免得打了收到力的反作用,于是吴邪就躲到了北京。本想着蹭蹭解总的资本气息,结果(塑料姐妹)小花最近比较忙,没有时间接待他。吴邪就去了黎簇家。

于是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。
等黎簇说完“你好骚啊”之后,吴邪没有反应,状态类似于呆滞。黎簇对这个反应不满意,吧唧吧唧嘴,还想再(作死精神)说一遍,被吴邪“啪”一下封住了嘴巴。吴邪进屋后黎簇还是懵的,黎簇“??”

夜晚躺在床上,吴邪脑里一直循环着那句话“你好骚啊”,配上那张脸,再加上BGM。最后终于睡着了,还做了一个梦,梦里黎簇和胖子的脸不停闪现,黎簇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。

“你好骚啊。”

*老张巡山去了

簇邪only

两个激情短打嘿嘿嘿

吴邪正在厨房做饭,黎簇刚刚睡醒,闻着香气走到厨房门口。吴邪转身看到黎簇靠在门框上正看着他,便在水龙头下冲手,道:“快滚去洗漱然后吃饭,你还要上学。”
黎簇挠了挠头,径直走向他,双手从后面环住吴邪,亲了亲吴邪的发旋,便埋在他的颈子旁撒娇。至少吴邪是在认为撒娇。
“不想上学,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。”
吴邪无奈的转过身,看着比自己高那么几公分的黎簇,堵在嘴里的话说不出来。
他们的性事很普通,在结束后也会和恋人之间一样温存。吴邪给黎簇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,把沾在额头上的头发撩起来,在上面轻轻地点吻。黎簇感受到额头上温软的触碰,仰头吻住了他。
一吻完毕,吴邪喘着气说:“你上学迟到了。”黎簇闭上眼,“上你最重要。”正撸着他头发手一僵,吴邪正要骂人,却又被堵住了嘴巴。
无力的翻了个白眼,便无奈的由着小朋友去了。
*吴老板超温油的(*σ´∀`)σ

7:00
黎簇清早起来,发现下身凉嗖嗖的,唧唧被一个温暖的地方包裹住,吓得他又涨大了一圈。
“卧槽!”他瞪着他腿间工作的吴邪,吴邪抬起头与他对视,两只眼睛湿润润的,黎簇瞬间觉得他像一只无害的小鹿。
狗屁的鹿,鹿子会给他口吗,黎簇想。
“今天你放假,”吴邪撩拨了垂在他脸前的头发,又继续埋在黎簇腿间工作。“给你点甜头。”唧唧含在他嘴里说得含含糊糊的。
等黎簇射出来后,已经要八点了。吴邪揉了揉酸痛的嘴巴,“你今天怎么不说话?”黎簇依旧望着他,“我只是觉得你...特别温柔。”吴邪笑着拍了拍他的头,说:“快滚去做作业。”便转身去洗手间漱口了。
漱完口被人环住,与他交换了一个薄荷味的吻。黎簇叼住他的上嘴唇,轻轻地研磨。
“我爱你。”
*斯德哥尔摩真好听(什么鬼

谢谢看到最后(*σ´∀`)σ!!

求解

求各位推荐一下只写邪簇only的大大,顺便问一下邪簇tag里面大多数是only还是鸭梨还和别人有其他cp啊我想避下雷

师徒有爱小剧场嗷嗷嗷
另外截了四张图
师傅你的手摸哪儿呢两次了😂😂😂
老吴日常被♂摸